回顾2017年,我对内容创业的见解,谈内容价值及变现


2017年,尹生在《内容创业者巴菲特的启示:当我们说内容创业时,我们在说什么?》提到:“和我们一般理解的内容创业者不同,巴菲特和他的伙伴既是这些内容的生产者,也是唯一的消费者,他们自己最了解这些内容的价值,而实际上这些内容的最大价值往往只有通过投资过程来实现。”

因为这篇文章,我去关注他的公众号并留言:“我在写内容创业指导手册的时候,过于深入内容创业本身,而忽略了它之外的价值体现。此文提醒了我。”尹生回复:“抛砖引玉。”

尹生的这篇文章确实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,他的观察角度给内容创业者提供了局外的视野。

庄泽峰,内容创业

这让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一个问题:如果我们的内容本身具备价值,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去利用这种价值,而非要在其他人(用户)的身上来体现?除非,我们的内容根本就没有价值。

例如,我在2020年11月写的《网络推广的核心思路,看后我们都能做推广》。这篇文章我为大家讲解网络推广的核心解决思路,它是我十余年网络推广经验的总结。

这种总结对我自己来说来,本身就有价值。我在做推广的时候就是在这么去操作,我相信大家在掌握这种解决思路后,也能知道怎么去操作。

换句话说,真正有价值的内容,适用于自己的实践,也能适用于他人。

我曾说过,内容所包含的东西很多,它可以是我们写的一篇文章,也可以是一幅画、一段小视频等等,总体而言,在互联网的内容形式,不外乎体现在文字、图片、音频和视频。创业,它是一个创造经济价值的过程。

因此,对于内容创业,我们可以理解为:在内容创作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创造经济价值的过程。

这里强调,内容创业是一个创造经济价值的过程。我们不是在单纯的创作内容,像文学作品,它是文化属性很重的内容。我们是在创业,我们对外传播的内容,必然带着很强烈的商业属性。

Keso在他的《爬格子的春天与流量红利的消失 》提到:“十年前,我的很多朋友都在写博客,但没人因写博客而挣到钱,更不要说通过写博客养活自己。即使如韩寒、徐静蕾那样的博客名人,也主要是赚取个人名声,而非直接的商业利益。”

可如今的情况变了。

他接着说:“这一批键盘侠,远比之前爬格子的活得体面,有尊严,但问题在于,他们却并没有比之前爬格子的写得更好,更真挚。他们只是更会煽情,更善于为他们的受众定制适销对路的内容,更懂得利用标题的长度赚取点击......”

Keso说到的现实情况确实如此,现在的内容让我们读到更多的商业味道。我们身边多出很多内容创业者,他们跟以往的内容创作者不同,他们的目的性更加明确。

内容创业不是在搞文学创作,它就是一种商业行为。我们无法要求内容创业者,能够创作出具备文学价值的内容。这本身就是两条不同的道路。内容创业者只能提供有价值的内容。

价值需要在商品中得到体现。在内容创业领域,我们把内容当成商品,进而推销给我们的用户(消费者)。正常情况下,我们的内容产品可以定价出售给用户。

2017年,Keso在朋友圈转发自己写的《我为什么现在开始出来卖以及这个公众号还会更新吗?》一文,得到马化腾的回复“应该等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啊”。

这一等,三年过去了,我们总算在2020年等来公众号的“付费阅读”功能。

如果当年Keso发出这样的呼声,马化腾收到后反馈给张小龙带领的微信团队,而张小龙不要那么“固执”,立即给公众号开通“付费阅读”功能,估计内容创业领域会跟今天的局面有所不同。

庄泽峰,内容创业

关于内容创业的详细介绍,大家可以看《想行:我在内容创意产业徘徊》。

我们要给用户提供的是有价值的内容。所谓有价值的内容,我认为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内容,即有价值。这种说法比较笼统,因为用户的需求太广泛,我们需要从用户的层面来看这个问题。

比如《李翔商业内参》,还有李开复、李笑来等人在知乎live的分享,为什么用户认为他们的内容就有价值?

冯大辉曾在文章中提到:“值不值的潜意识是性价比。如果一个用户一直考虑性价比,可能就不太能从服务里得到更有价值的东西。为什么?因为服务的有效性和价值体现才应该是用户最值得考虑的事情。”

用户认为李翔、李开复、李笑来等人的内容有价值,实际上是这些人在过去体现出某种价值。

比如李翔拥有12年的媒体经历,曾采访过的商界名人,“从第一代企业家如柳传志、张瑞敏、王石;到互联网一代如马云、丁磊、田溯宁、曹国伟;再到最近几年新晋的互联网创业明星如王兴、程维、张旭豪等。”

因此,用户判断李翔提供的内容具备应有的价值。实际上,他的内容是否能够在所有用户身上体现出应有的价值,我看未必。有价值的内容也是相对而言。

对于突发事件,在现场的即时信息,就具备它特有的价值。这些即时信息的价值体现,在于它能够快速满足某些关注用户对现场情况的了解。如果用户并不关注该事件,所有的即时信息,对于他们而言都没有价值。

对于内容创业者而言,我们的内容都是在为用户服务。因为用户只在乎自己所关注的内容,所以我们也只能为他们提供有用的内容。这些有用的(满足需求)内容,对用户来说,即属于有价值的内容。

内容创业者最怕的是选错方向,如果方向没有错,剩下的就是怎么往前走的问题。

在内容创业领域,已经有先行者为我们印证了一些可行的模式,比如内容订阅、内容付费等。既然这种模式行得通,接下来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怎么做?

有些人喜欢用高维度和低维度来解释问题,也有人直接套用阶层的概念。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不存在这样定性思维。

互联网的精神,即开放、平等,还有自由。自由是相对的事情,且不讨论。开放和平等,即人人都可以在互联网拥有这种权利。只要你能上网,世界就是平的。

因此,基于互联网的内容创业,同样让每个人都有一定的机会。如果我们把握住这样的机会(好比一张门票),前面的道路都行得通。

前行的路上,我们会遇到更高的门槛。这道门槛,有人翻越过去,有人摔死。有人说,既然已经上路,摔死就摔死,要上。

我觉得,赶路那么累,不妨先休息,看看别人怎么翻。退一步,海阔天空,我们给自己多一点时间学习,等掌握了相关的技能,再往前进一步。

有些人担心,时机错过就不再来,但时机这种东西也因人而异。如今内容创业的春天看似要结束了,但还有夏天、秋天、冬天。冬天过了,春天又来了。

知道吗?以前的个人站长也是内容创业者。他们在互联网的活跃时间主要在2005年到2012年。

庄泽峰,内容创业

个人站长,就是拥有自己网站的人。有了自己的网站,他们每天就会去更新内容。这些内容,或自己写,或拿别人的内容来修改。

我所见到的很多爱折腾网站的个人站长,他们都是很聪明的人,脑袋里总是装满各种各样的想法。

这里面,有很懂技术的人,他们建个独立博客,专门写技术类的文章,而且免费分享。还有一些人,不怎么懂技术,但很懂网站的运营与推广,所以他们也搞个自己的博客,专门分享自己的运营与推广经验。

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内容创业者,只是过去没有内容创业这个概念。不过,对于内容运营、内容营销等说法很早就有。一个网站的运营终究离不开内容。

Keso在他的文章里提到:“如果信息技术是个有生命、有灵魂、有意识的人,它会有怎样的价值观?”

我觉得,该技术框架里的内容,就在传递着它的价值观。

谷歌和百度,同样是搜索,但搜索出来的结果页却有不同。这种不同,反映出这两种搜索技术的价值观。百度到底还是比谷歌多出一些铜臭味。

一个网站的内容是由生产或处理内容的那个人决定。在个人站长那里,站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他所建立的网站性质也跟他的个人气质有关系。

如今的内容创业者,同样需要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: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唯有如此,我们才能创作出属于自己的内容产品。咪蒙和papi酱,都有她们自己的东西,别人拿不走。

在个人站长的时代,阿北写了豆瓣,Livid创建了V2EX,还有大家熟知的Foxmail及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。他们使用计算语言来构建自己的内容产品,某种意义上,他们也是内容创业者。

还有很多的站长们,他们在网站内容的运营方面也很厉害。比如龙威廉与他的月光博客,董勤锋与落伍者,甚至雷军也曾在论坛运营方面亲自操刀写内容。

所有的过来人,都有值得我们尊敬的地方。我在接触个人站长的时候,喜欢读他们的故事。

同样的,以后新进的内容创业者们,也会来翻阅我们的内容,问题在于我们给后来者留下的是10万+阅读量,还是IP过亿的估值?我觉得,最终只能体现在有价值的内容身上。

网红、自媒体、内容创业,它们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关系?网红当中的知识网红,早期应该是根植于自媒体,而后才进军到内容创业领域。

徐小平说:“网红就是借助网络出名的人。但是网红的定义会随着时间发展,按照每个月的节奏来刷新...... 也许无数的科学家、无数的社会学者也会成为网红。”

我认可他的说法,如今网红不再是那些娱乐至死的V型脸,更多的是带有自己内容的专业人才。

不过,从一个有内容的人,到一个人们认可的网红,这个过程可没有那么容易去实现。

就拿我自己当例子。我在2017年转入自媒体,开始在内容创业领域里摸索属于自己的道路,到现在我还没能找准自己的方向定位。这个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,在摸索的过程,我遇到经济问题时会先选择去上班,没能咬紧牙关挺过去。

到了2020年,让我重新看到希望的地方,在于微信推出话题标签、付费阅读、微信小商店及视频号。

付费阅读与微信小商店可看成是内容的变现工具,而话题标签与视频号将我们的内容与公域流量对接起来。

在过去,一些推手可以在网络对某个人进行炒作,活生生地把这个人炒成一个网红。如今这种网络炒作的方式已经失效,但还是有人换另一种方式在继续。

自媒体就是很好的一种选择。我们想成为一个网红,不可能什么优势都没有。长得好看,可以晒出自己美的照片。写得好,就持续写下去。唱歌好听,那就唱吧。

但是,我们做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坚持的过程。没有每天坚持去发布自己的内容,请问关注我们的人看什么?

没有持续输出有价值的内容,我们又如何通过内容来引流?没有引入流量,我们又谈何变现?

(注:本文整理自2017年我刚转入自媒体时所写的关于内容创业的文章。作者:庄泽峰)

发表评论 / Comment

用心评论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