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泽峰回顾个人站长的经历,爱折腾是每个年轻人的特性


庄泽峰在2007年接触网络推广,到2020年将近十三年。当时流行建立个人独立博客,庄泽峰捣鼓好一阵子,终于有了自己的个人博客,取名“《梦想》”。

如今在Blogger里还保留一个叫“梦想1985”的博客。显而易见,庄泽峰曾经是一个有梦想的人。

12 (2).jpg
(那时庄泽峰经常在网吧通宵瞎折腾)

他当时使用的博客系统是Emlog,不是Wordpress。选择Emlog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它叫“点滴记录”,而且安装修改都比较轻松。除此,庄泽峰还接触到Z-blog,以及多用户博客产品Lxblog。

有了自己的网站(个人独立博客),庄泽峰突然多出一个身份,即个人站长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他以自己是个人站长而感到自豪,内心的潜台词是“哥也是有网站的人”。

“个人站长(Webmaster)就是拥有独立域名网站,通过互联网和网站平台向网民提供资讯、渠道、中介等网络服务的个人。成为一名站长必须满足一个前提,那就是拥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独立域名网站。拥有个人主页、博客、空间都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站长。个人站长是一种特殊的群体,而不是一种职业。很多站长都有正式的职业,可能是学生、教师、科学家、公务员等。”

很多互联网大佬都有个人站长的经历,如今庄泽峰似乎跟他们成为同一类人了。由此可见,当年的庄泽峰有多么的天真。不过,他还是挺怀念那一段充满梦想的日子。

庄泽峰当年建个人博客是用来干嘛的?点滴记录,用来记录他那一段充满梦想的日子。严格来讲,那不是梦想,是幻想。

庄泽峰每天会在博客上写日记,然后把日记内容更新到天涯和网易。当年的天涯博客,可以修改页面的源代码。如此,庄泽峰便能够在天涯博客插入Google Adsense的广告代码。

回想起来,那时能通过广告联盟赚钱的机会真不少,可庄泽峰却沉浸在“梦想”里不能自拔,可谓蠢。

那时网易论坛和博客的人气也挺旺,大家还会很礼貌的进行回访,即你访问别人的博客页面,然后留言“来过”,别人也会来你的博客看看。话说这是多么方便快捷的一种引流方法,现在再也没有这种美好的互动了。

到2010年,庄泽峰认为自己应该进入企业去做推广。其中一个原因是个人站长的身份,不能让他赚到钱。庄泽峰回想起来,是他自己没有把握好赚钱的机会。

在2008年,阿里妈妈刚开始,马云对个人站长还算友好。可庄泽峰当时在干嘛?捣鼓社区网站啊,比如Uchome,真让人哭笑不得。

其实,那些年的个人站长都爱瞎折腾。从博客到论坛,从论坛到社区,从社区到门户,从门户到微博,等等。这一路的转换很浪费时间,但爱折腾似乎成为这个群体的共性,大家毕竟还年轻啊。

12 (1).jpg
(2010庄泽峰)

这是属于年轻人的特有现象,到今天还能够看得到,很多90、00后在折腾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短视频。大家只是换了个身份,叫网红、自媒体、主播达人。时代在变,年轻人爱折腾的特性没变。

不过,那些没有怎么折腾的人,如今都赫赫有名。比如月光博客,到现在还是博客。比如落伍者,到现在还是论坛。所以说,从一而终,才能善始善终。

当年的校内网,如果不改成人人网,估计它到今天还是国内最成功的社区网站。更有说服力的,是王兴当年创建的饭否网,虽然该网站早停止注册,但它却成为王兴最大的一个私域流量池。

到2011年,微博已经火得一塌糊涂。在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之间,庄泽峰选择搜狐微博。因为搜狐微博给个人站长的认证更简单,结果证明他选错了。

搜狐微博说关就关,接着腾讯微博关,最后剩下的是新浪微博。各微博之间,当年是比较好玩的,为争抢各个行业的名人,几乎是到处拉人认证。

个人站长在那段时间,占据互联网行业里的绝大多数认证名人。什么牟长青、郭吉军等人,突然在一夜之间冒出来。搞得庄泽峰好像不能算是一个及格的个人站长。

新浪微博没拉庄泽峰去认证,腾讯微博也没给他认证,这让他感到很失落。幸好在一个站长群里,有人在喊话,谁要搜狐认证的赶紧发过来,庄泽峰立马就把认证信息给到对方。

后来庄泽峰觉得认不认证就那么一回事,之前努力申请的腾讯微博认证,之后被他主动申请撤销,人就是这么奇怪。

回想起来,庄泽峰算是错过微博这次可以发财的机会。他给自己的评价,就一个字:猪。庄泽峰比猪还蠢。

2012年,这一年大伙开始折腾Discuz了。庄泽峰这猪脑袋,如果不去折腾Discuz和Phpwind,而开始去关注微信,估计今天会不一样。

可作为个人站长,庄泽峰认为建立自己的网站,比关注别人家的网站重要得多。个人网站虽小,可还是自己的平台,所以必须折腾啊!

从Discuz1.0到2.5到3.2,然后戴志康那个胖子说不干了,把开发团队卖给腾讯,开始服从腾讯的战略安排做事。这算是个人站长的又一次悲哀。

2013年的站长大会,庄泽峰特别想去北京。火车票买好了,从惠州赶到广州时,火车刚开走。此时他刚好接到家里人的电话,叫他要现实一点。

庄泽峰在广州火车东站的人行台阶那里坐着,坐着坐着他就哭了。这么多年的个人站长,先不说赚没赚到钱,竟然连一次站长大会都没去。庄泽峰内心顿时倍感失落。

庄泽峰是一个有梦想的人,不是外人所说的瞎折腾。事实上,这么多年,他确实在瞎折腾,很无奈。

从2010年至今,庄泽峰多数是在小企业里做网络推广。当然,他不会忘了折腾个人网站。

2016年,庄泽峰将自己的两个网站进行个人备案,维持一段时间后,这两个网站没再做下去,连域名庄泽峰都没续费,结果域名被别人注册了。

2017年,庄泽峰把自己的个人主页放在github上面,不用备案,基本算是对个人站长的一点保留。这一年,他转入自媒体领域。

233.jpg
(2020庄泽峰)

到2020年,庄泽峰看到疫情过后,各家服务器价格优惠,他忍不住又购买一个服务器,又开始做网站,但他对网站没有寄予过大的希望,更多是对过去的一种保留。

这样一路走来,庄泽峰想实现和突破的地方没有实现和突破,将来他可能也没有机会再去瞎折腾。

一方面是整个互联网格局早已经发生变化,移动互联网的环境下,不可能再出现过去个人网站林立的局面。另一方面是庄泽峰三十好几的人,不可能再像二十好几的时候,那么天真可笑,那么冲动爱折腾。

从世俗的眼光看待庄泽峰这十三年,无疑很失败,用他自我安慰的话,就叫“虽败犹荣”。庄泽峰必须承认的事实,失败就是失败,没有过多华丽的解释。

这一段经历,庄泽峰把它整合到《想行:我在内容创意产业徘徊》这篇付费内容里面,想详细了解的朋友,可以打开看看。

峰传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峰传”

发表评论 / Comment

用心评论~